《英耀篇》的原文以及白话文

《英耀篇》的原文以及白话文


原文:

入门先观来意,出言先要拿心。先千(恐吓)后隆(恭维),乃兵家之妙法。轻拷(旁击侧敲)嚮卖(卖弄),是江湖之秘宗。有问不可迟答,无言切勿先声。谈男命,先千后隆,谈女命,先隆后千。人人后运好,个个子孙贤。
 

《英耀篇》的原文以及白话文


三五成群,须防有假。嘻呵成,必定无心。来意慇勤,前运必非好景。言词高傲,近来必定佳途。
 
言不可多,言多必败。千不可极,千极必隆。父年高而母年细,定必偏生庶出。己年细妻年高,当然苟合私逃。
 
子年与妻年仿彿,非填房定偏室坐正。父年与己年相等,不是过继定螟蛉。
 
老年问子,虽多亦寡,忧愁可断。少年问子,虽有亦女,立即分清。
 
早娶妻之人,父业可卜。迟立室者,祖业雕零。
 
当家早,父必先丧。当家迟,父命延长。

少年问亲娘,有病在牙床。老父问娇儿,定必子孙稀。

来意神清,定必无心谈事。出言心乱,定当有意问灾凶。
 
少年过于奢华,其人必然浪子。老人过于朴实,此辈定是愚人。
 
年嫩志诚,千金可託之肖子。老来白霍,万事无成之鄙夫。
 
男儿问娼女,此乃终日谈烟花之俗子。妇人问翁姑,其人固念病体忧愁之贤女。

男人身配独锁匙,未断有室。妇人襟头常带乳,不是无儿。
 
气滞神枯,斯人现困境,谋事十谋九凶。色润声高,此子近处吉祥,十成九就。
 
入门两目流连,必多心而无专一。身摇浪定,定小相而带轻浮。
 
衣服朴而洁,铜匙坠带,生意场中之能人,可卜权衡早创。
 
履华而整,银圆满袋,游乐场上之浪子,当决家业将倾。
 
田园近有,定卜先贫而后富。家业变尽,必然先富后贫。
 
少年讚他寿长,老人许加福泽。
 
恶人勿言恶,只许傍借而此,隆千齐下。善人当言善,反正而说福寿同施。
 
中年发业兴家,此人善营善作。老来一筹莫展,是老失运失时。远客异方,祖宗每多富贵。近营内地,可断兄弟贫穷。
 
小人宜以正直义气隆他,万无一失。君子当以诚谨俭让临之,百次皆同。
 
得英切勿尽吐,该防真裡有假。失英最忌即兜,留心实内藏虚(英者用神也)。

见水(贫者)切宜用意,不可露轻视鄙贱之心。过火(富者)理当谨慎,最好看定方向开言。
 
刚柔并用,拷夹齐施,有千有隆。携琴(钱)祖宗有隆有千,火嚮连天。
 
坐立顶正大,言语要庄严,军马不可尽出。声气定要相连淡定吞吐,得意不宜再往。
 
言词锋利、失之不可言声嚮视正君子相,目横语乱小人形。
 
男女同来,分清老少亲戚方可断。单身再问,审定方向形势始能言。
 
寡妇询去留,定思重配。老媪多叹息,受屈难言。
 
病询自身,虽佑亦宜慢洩。老询寿元,未可即断死亡。
 
有子而寡,宜劝守节,将来必有好景。无儿问去,当要著其别栖为高。

此乃看其人之年岁为立言。童儿身上,反覆追寻,前儿难养。
 
老大问自身,查寿元,现有病符。瞻前顾,必当高声唱问,以定其身。
 
拉衣牵裙,定要暗裡藏讥,以求其实。
 
十六七之少女问男,春情己动,异性亦然。
 
五六十之老翁问女,冬雪既降,同偶何嫌。
 
因人情而谈世故,忖心理以顺开言。俏遇硬鼻高头,千中带夹(夹者逼也)。

不受则隆。隆而吐则可,不吐连消带打,高声呼喝。千他古运将来(古者即厄运也),使其惊心动魄,言语要真诚。
 
若逢低首浅笑,隆中带打(打者单打含讥讽意),不声则千。千而吐则可,不吐要逐路微拷。
 
低语讲话,隆其苦尽甘来,使其扬眉喜气,言语要温柔。

男子入门,志气轩昂,袒胸露臂,高谈雄辩,非军政之徒定是捞家之辈。每要留心讲解,恐失言以招灾。
 
女子进来,言柔步淡,低头羞答,非闺秀之人,定名门之女,为势必听。我军马须从容,旁敲侧引。
 
视同来而眨眼,恐非有意寻求。对自己作疏言,未必无心试探。非得真英,不可落军马。须防马失前蹄。

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坐立必要端方。军马出须坚定,切忌浮言乱言,又忌俗语虚言。先用人品涤盪一番,英耀未到,军马单刀直入,自然马到功成。
 
但论叩经(即占卦)叩策(解籤)之法,如官府升堂审案,必要寻根寻鸿。一层一层,至紧深究根底。祸福此法,如入大座高楼,由浅入深,由轻至重。大概论之。
 
至紧问自身日后,次开谋望新花,次家宅占病,亦宜挨入自身可决。

断自身之法,人生品行,一世好运丑运,可为议论。亦要在自身入脉,可能知得内裡因由。

大约之法,如行兵调将,务要随机应变,仔细留心,不能一概而论。真乃变化无穷也。
 
古人云,出人头地,须用苦心。工夫后学必要常常念熟,自有进步。

书云,学而不思则妄,思而不学则怠。
 
凡间更新守旧,必定夹定男女。

若男问必生意打工求财。若女问,恐入八(即恐丈夫)复飞(即再嫁)。必要一一夹清。
 
见生意,启军马,必须镇定。

白话翻译:

顾客一进门,就要观察他怀著什么愿望和心事。你如果揣摸不透,就不要乱讲,只要一开口,就要用一套有组织有层次的发问来对付顾客,问话的语气要严肃而急促,切忌犹豫不决。一犹豫,顾客就不相信你了。
 
父亲来问儿子的事,必是期盼儿子富贵。儿子来问父母的事,肯定是父母遇上了倒霉的事。妻子来问丈夫的事,面带喜色者丈夫飞黄腾达,面露怨色者不是丈夫不争气,就是丈夫在外嫖赌或包养小老婆。丈夫来问妻子,不是妻子有病,就是妻子不能生育子女。读书人来问的必是前程,商人来问的必定是近期的生意不大好。

顾客多次问到某件事,必然是在这件事上有缺失;多次问某件事的原因,肯定是这件事上事出有因。顾客若是面带真诚地说自己慕名前来求教,那他一定是真心来算卦的。顾客若是嬉皮笑脸地说看我贵贱如何,这人若不是有权有势的人,就是故意来捣蛋的人。有些富人会冒充穷光蛋、穷人会假充阔气来试你的本事,你得凭自己多年的经验看穿他们的小把戏。
 
和尚、道士纵然清高,内心却从来不忘利欲。在朝廷做官的人,即使心中非常贪恋禄位,却反而喜欢谈论归隐山林。刚刚发了家或做了官的人,想头很大,非常嚣张。长期困顿或郁郁不得志的人,一般说来是不会有多大志向的。聪明的人,因高不成,低不就,或眼高手低而家庭贫寒。没什么本事的人,却因为专心做事不变迁,手中从来没有缺过零化钱。看上去非常精明的人,大多是白手起家的能人。看上去老老实实的人,只能一辈子给人家当伙计。家道中落的人,虽衣服破旧,却仍然穿鞋踏袜。暴发户则喜欢穿金戴银,以炫耀自己的财富。神色暗淡、额头光亮的妇女,不是孤妇就是弃妇。妖姿媚笑的,不是妓女就是富人家的小老婆。满口好好好,定是久做高官的人;连声是是是,出身一定非常贫寒。面带笑容而心神不定,家中肯定有了不幸;言辞闪烁而故作安详,必然是自己的罪行已然暴露。怯懦无能的人,常受人欺负。志大才疏之辈,有志难伸。虽有才华横溢但性子倔的人,不遭大祸也必大穷。太平之时,国家看重文学之士;乱世之年,草莽英雄定然吃香。人在闹市居住,只能从事工商业糊口;人在农村生活,不得不靠田地养家。
 
算卦的方法很多,大致有敲、打、审、千、隆、卖等几种方法。
 
敲,是用一些看似不相干的话旁敲侧击,以探听顾客的虚实;打,是突然向顾客发问,让其措手不及,仓促之间流露出真情;审,一是通过观察顾客的著衣、神态、举止来推断一些事情,二是从顾客说出来的话中推断未知的事情。千,是用刺激、责难、恐吓的方法,让顾客吐出实话;隆,是用吹嘘、赞美、恭维、安慰、和鼓励的手段,让顾客高兴的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事说出来;卖,则是在掌握顾客的基本情况后,用从容不迫的口气一一道来,让顾客误以为你是再世的刘伯温。
 
在算卦时,可以根据情况而灵活运用各种算卦方法。譬如说,打要急,急打往往凑效;敲要慢,漫不经心地敲才能多方位取得信息,最后达到目标。隆、敲、打、审几种方法并用,通常会收到出人意料的效果。顾客要算兄弟如何,可先敲问一些他父亲的事,从他的答话中审出他兄弟的情况,得一知三嘛。一敲之下就得到了回应,不妨趁势敲下去。再敲的时候顾客不愿说了,可改用别的方法。十千(吓)九响(成功),十隆(吹)十成。先千(吓)后隆(吹),无往不利;有千(吓)无隆(吹),帝寿(愚蠢)之材。所以说:无(千)不响(成功),无隆(吹)不成。
 
学者只要顺著这个道理,举一反三,就能很快掌握算卦诀窍。在实际算卦的时候,如能根据具体情况而随机应变,运用各种方法,掌握好分寸,就能纵横江湖无敌手,即使鬼神也赶不上。
 
只须仔细琢磨、领会本文的内容,肯定能让你四海扬名。切记,把秘决传给后人时,绝不能传给那些没有灵性不适合做算命先生的人,以免败坏本派的名声。
主页 > 算命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