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地支:辰土、巳火、午、未漫谈

辰土漫谈

辰:为阳土亦为水之墓库,在人元用事内中藏有乙木、戊土、癸水,它的内在气息杂而易变,在命学五行易变中,四墓(辰戌丑未)的变化最为玄妙,在此篇讲解中主要是介绍五行阳阴的气态与固态存在与转化形式(关于墓气的领方与出入库的转变吉凶原理,在后面我会设专题讲解)辰在位东南方处《洛书》巽卦之内,在辰中乙木为卯之余气居左,戊为寄生之土为本气居中,癸水为墓气居右,在辰中所藏的乙木为气态形式,癸水也为气态形式,只有戊土本气为固态形式,它们在命运中与它支的合克就会形成一个质的变化,对于人的吉凶有很大的影响。
因为如以固态的形式出现则可埋金克水,而以气态的形式出现则会晦火养金而生水。在命学中,由于称它为“墓库”则有存藏隐气的特点,虽同是一个辰土,但在论断中,命局的结构不同就会有不同的吉凶反映,而辰土会随命局结构变化,有时它能生金,有时它会克水,有时则会培木之根。而论命的准误则是根据五行气息的倾向来进行吉凶判断的,所以我们在论命中不能见“辰”而一概而论之。
在十二支中辰排第五位,属《河图》的坤位,位于西南方,属于阳春三月之时,为木火分野之地,气领春夏辗转阳明生发之气,其气分为三层,土性固态沉底,水性游弋而活跃,木性游刃而腾上,在命局结构中,需要辰为木性的形态出现时,均要实质的木相交方能成其疏土培根之实而茁壮成长,还得配水(壬)之质性相辅才能成立。需水之气息,必得金水之质而引化,方才能成其水库之形,而灌溉四野。需土性特点需得火土助或临冲破,才能成其稼樯之势。这三层气与固态的转化是辰土分析的关键所在,只有明白它的交替变化原理,才能进行深入地析命。如果不明白这三层结构变化原理,你就会在析命中时而感到迷惑,因为它有时可以以水论之,有时则以木论之,而有时只以土论。
辰为三月以阳春而喻之,凡以木为桃花之命,在运辰墓之时,只要柱或太岁中有乙透,其桃花之遇不会少于“卯”,这就是“三月烟花下杨州”的由来。辰,由于有乙与癸的气态在中间活动,又上领阳气而入夏季的分野之地,其本性好动,来势猛烈,吉凶反映明显,个性特点突出。属龙或生于三月与生时为辰之人,聪明善变,气宇轩昂,威武神奇,颇具大将风度,有美的外表与审美能力,具远大的志向,好胜心强,是当官有权之命。
辰又叫“草泽”喻为高山中的“天池”,在风水学中称为“荫龙水”,所以是提取命主阴阳宅风水优劣的根据,书中有“深山大泽龙蛇生焉”之说,这说明辰墓含意深邃, 气与质的转化关系玄妙,气息生死之机玄藏,它顺行是阳气抒发的表现,土的本性得到充分发挥,固态地笼罩人的命运,而成“天罗地网” ,辰顺行到西方则会由固态的质变化为气态的表现形式,影响人的命运,如果是逆行至北方,则会直接成气态的形式,而配火,这就形成,水生木、木生火而回光返照,再逆而入西,辰土则会死去,而只有金水之气态形式作用于人。它在本位东方,虽然受木气之克,但阳气不散,死而不绝,土气长存。
辰遇戌相冲为打开财库,这是《河、洛》对待的原理,一个是天门、一个是地户,两气向中间交织而冲击,其气息是土质存中,它气飞扬。用土的命局为工作住宅有变动,用金则为文库,主学业、学术得到发展或成功,用木则为冲开财库,而有发财之象,书中云“墓气逢冲看喜用,透干之神是真踪”,这说明两墓相冲重在透干之神的分析,本身逢冲墓内所藏之气损伤不大,对人的吉凶表现是透干之神喜忌而决定的。
辰与戌冲为“存库”,在《洛书》中的运行,是由巽入中而至乾位的运行方向,是辰土遇戌中丁火之生,土气虽动其身,但辰中木气不伤。但戌与辰冲为“破门”,其固态的土气动,而戌中的辛金会受到丙火的损伤,它的运行方向是由西北的乾位入中而到巽,巽为木火旺相之地,辛金之气会受戌辰中木火之克,所以金气会有损伤之危险,为什么辰戌冲与戌辰冲不同呢?
在很多命书中没有言清其理,他们只知道,戌中辛金会克乙木,辰中癸水会克丁火是两败俱伤之形,因为他们只站在固定的、平面的位置去思考辰戌的内在结构原理,所以就不明白运动的变化与立体的结构原理,辰冲戌,辰中乙木经过中宫而到西北乾金之位,但乾卦中有亥,为生助乙木之水气,辰中癸水得以作用,而中藏之乙木不被辛金伤害,所以能用事并发达。
戌冲辰,是戌中辛金入中而至东南巽卦,巽为木火旺相之地,辛金之气难存,而易受木火之气克伤之故。总结:辰冲戌、水木气深。戌冲辰,金气伤,火土气固,在论断中两者相遇,其吉凶事宜的反映就有很大的区别。
辰遇酉而相合,遇申同样相合,这是《河、洛》易位的原理,辰土顺行经过南方而至西方,辰中的水气开始蒸发,土气皮脆内湿,遇申则得水之源而消亡土性,拱申而为水,在论断中遇之是水气七分、金气三分而分定其力,如果是大运逆行申拱辰,则背水而行,迎火而上则金七分土三分,水气无存,则为合之绊。辰遇酉则化成金气,可顺可逆,因金逆邀长生,顺行墓助,气息不伤,全赖透干之神的助益,而显作用,它们虽是气态形式出现,但在岁运中能透出金水,作用于命局的力量是大的,反映是明显的。
辰辰自刑,是伏呤的表现,为墓库加锁,收藏之物不易出来相助天干而发生作用,这叫“后无援兵”这是针对命运中相刑后透干之神而言。在天干透乙木时,辰虽为余气之根,但根不连身,反耗木气。在透壬、癸水时,则为通根身库,但身不连库,为“水井加盖”之象,所以天干之神无助,而同室而操戈。但相刑的本身力量作用于日主的表现并不明显,重在透干之神的生克喜忌分析,就能明白相刑的结果对于命主是优还是劣。
在析命过程中,有很多地支的相战、克、合等反映,其直接作用于命局的效果并不是很明显,其力量来作用于它对透干之神的气息阻隔,这是我们分析命局气息流通的手法和重点部位,明白此中玄机与它们能发挥的作用,在论断过程中,就不会再是平面的、力量均等的、乱七八糟,主次不分的析命了,将会是条理清晰,思路层次分明,先后有序,轻重到位的合理法为一体的立体思维论命方法。总结:阻隔忌神的力量为喜,阻隔喜用神的力量为凶。

巳火漫谈

巳:为阴火,在人元用事内中藏有戊土、庚金、丙火,它的内在气息杂而且形固,在命学五行中,有相当坚固的存气能力,它具墓一样的明藏其气,而左右招摇其内藏的性能,这是它与墓不同的特点,在表现形式上,它有直接性与虚伪性,它有坚实的质在其外表,又有虚拟的气藏于内中,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外强中干”杂气不死,作用也不太大,所以生在四月的癸水,干支火木重而不能从其势,巳在位东南方处《洛书》巽卦之内,在巳中戊土为辰之余气居左,庚为寄生之长生金的本气居中,丙火为未来的相气居于右,在整体结构中,是丙戊相生后形成的坚硬固态,是气与质的交合,而庚金深埋其内,难以出头,但金气不死,这是由于中宫戊土气息出于巽宫的原理,它埋金而不生金(己土则出于乾宫,所以能晦火生金),在十二支中巳排第六位,属《河图》的坤位,位于西南方位,属于夏的标志,为火木分野之地,气转纯阳性偏燥烈。
在命局结构中,巳虽为火的形态、但未及当王,加上巳中戊土晦火而有炎,所以气势雄状但燥烈无比,要得纯火必然午未并甲木,方能炎而向上,否则巳中金气不死,形成偏枯的局面,论四月(甲、乙、丙、丁、戊)五阳干生人,最要小心其调候的用神,首推癸水,再透辛金,气息明朗纯粹,则为财官贵秀的象征,为何要用辛金与癸水呢,而不用庚金与壬水呢?这是气态与固的本质转化性能关系,是五行配合之深层原理,因为巳中所藏的庚、丙、戊均为固态之形势,是硬对硬的性质关系,而要达到一种阴阳交泰的运行关系,方能成为富贵之气,则必须进行性质的转换,那就是以气态的五行之气息进行引化其生化之机,在五行气态的调候气数中,癸与辛金为首推之神,巳中庚金运行到酉方为气息完全,而癸水又与庚金的阴阳相配,形成引生的顺行关系,所以能调合命局五行偏燥的性能,从而达到阴阳平衡的目的,其富贵之气就显露出来了。论四月(己、庚、辛、壬、癸)五阴干,除了上面的调外,则可以用木引火,利用反生之法进行引化生发之机,从而达到木火能明的景象,从而达到富贵才秀,不然其人是很难有作为的,引发巳中丙火只用甲木制去巳中戊土,并生火势就行了,只要命局干支没有癸、辛则生启用,命局就会火明木秀了。
“巳”是固态的质,生日或生年为巳的人,无论引化以否,其性坚而静,有神圣不可侵犯之感,时常我行我素,表面内向腼腆,心中足智多谋,思想敏捷,富有哲理性,表象谦和,自我意识重,爱独自挺而走险,存侥幸心理,一旦东窗事发,则会殃及同僚,所以命书中有云“寅申触巳,而被虎伤”就是指此。
巳为“大驿”乃为都市的繁华地带,象征市区交通发达,景象迷人,并有日日更新的生发之机,这是巳中所藏物质寂静后的渴望,它在等待气态物质的引化,一旦遇其引出,就会“蛇化为龙”,所以古书中有“千里龙驹”之喻,比喻气息引化后的“生龙活虎”景象。无论是用金或是用火的人,大运行至巳时,均是创造与改良的运气,是人生命运的转折点,当然有优有劣,为吉:则为工作调动、提升、深造、结婚、置产、出国、参军、转业、创办事业等,为凶:则为官灾、落职、牢狱、车祸、离婚、下岗等。
巳遇午未会南方,而干必遇木火方才气象纯一,否则均为火炎土燥偏枯无气,离象不成立,不成立的命局只能另配它象之大运,才能平衡全局而平安,如配运西北方,才能免去偏气之病。在分析炎上格的时候这点最为重要,凡是失时与不成立的命局,均视为偏枯,偏枯则不能从其气也。
巳遇申相合并相刑,这是一种质与质的固太结合,就好比阳性反应,相互利用,干支气倾火土则相刑金气之势会很明显,只要以金水为喜的命局,则会生灾而且灾重,多为损伤血光或官司牢狱之类。如果命局气倾金水,而为相合且情深,多为好事,如:工作调动、搬家、置产、出远门走动等。当然最关键是从天干透出的引化之神来分变,天干得阴性之气态之物引化,才能决定是相刑或是相合。天干透甲丙阳见阳则相刑势重,而生灾星。天干透辛癸阴阳相见则为相合。如果透庚壬水,
虽能调节命局偏燥之势,但是合中见刑,则吉凶参半。
巳见亥则相冲,这是《河、洛》对待原理,《滴天髓》云“生方怕冲”这是指四隅之寅、申、巳、亥之中藏有嫩气之长生之物,犹如妇女十月怀胎,最怕受冲击跌倒,而损伤其胎气,而让幼苗死于腹中,则会殃及母亲的生命危险。亥与巳相遇就是如此,只有天干透木神方能引化其损母之忧,其余诸神均不能化解其气。如果命局有巳亥相冲之支,则大运不能再向东南生发之地,大运遇寅则生官灾是非,遇巳则生性命之忧,无论喜忌均为忌(因命运形成烧天烈火,书云“蛇入火地必毁身”)。
巳遇丑酉而合金局,这是气与质相交合的结果,它是巳火顺行而归库的运行原理,其中巳酉半合,在多数时间为绊,而不为合金,因为酉金之气遇巳火合中见克,其金气不能舒展发挥,所以被绊住,它是巳火去绊住酉金。而酉金逢巳火则为巳火贪恋酉金,而忘情于去生土,它们的相遇顺序不同,性质也不同,一是合绊,一是贪合,其性情分别于此。
巳与丑相遇为拱合,是丑土晦巳火之气,只要命局天干有金水透出,则能拱合成功,而人生命运就会因合而发生变化,所以在分析刑合之中,不同的结构方式,则有不同的性情与主流,能分清这点,命运的变化就有一定的可寻的规律。在析命过程中,五行阴阳的相见,有相互排斥与吸引的区别,凡阴阴相见与阳阳相见,而刑冲克制等形式在命运中为忌时则灾重,为喜时则平和或吉凶参半。凡阴阳相见,为刑冲克制等在命运中为忌时,则灾轻或只为动,在命运中有所喜时则会好事连连,而不以凶论。在分析刑冲破害中,阳阴相见与天干引化之神是质与气的相交关系决定其吉凶性质的,只要命运能引出相应的气息,并能流通畅达,就算在命局处忌神的位置,也能顺利地化险为夷,为命局之喜时更是近水楼台,一跃几丈身价高!

午火漫谈

午:为阳火,处十二支七位,在人元用事内中藏有丁火、己土,它的内在气息比较清纯,它是以气态形式出现的,在命学五行中,它有着善变其形的性质,遇土则炎、遇火则燥、遇金则熔、遇木为绊(也叫塞)、遇水则反而相交,这是《河、洛》对待的原理,所以古书中有“水火相交中天过与水火既济”之喻,当然也有水火相战的未济之害。这就要分析命局结构的气息主次关系,方能决定水与火的存在形式对于命局的优劣作用,如果在命局中有甲木透出或支中有寅时,无论午火是处月令还是处日支,都要以水火既济的气息结构为首要论断的思路,方能运气畅达。
如果在干透戊、己土的命局结构,则无论如何都要有甲木才能平衡午火的作用(解除土晦火光之病)。如果金多的命局结构,则要有水的引助,方能体现水火的烈性,但最忌的是再遇土,而晦午火之光,再配水之克是不能形成既济的效果的。午火的特性是气态的形式,其来势凶猛激烈,而去时有炎,但一晃而过,凡由于午火引发的事件,都是比较迅猛的突发性事件,犹如爆竹一声而过,但是一旦在命运中为绊时,则会变成慢性的纠缠,很难理清其顺序,因为火代表人的头脑理智、眼睛、血脉,其气息被绊住时,就好比血液被污或阴湿之气入血,是很难清除的,其表现在人事物上,为久久不能断根或不能了结的事,有“藕断丝连”之喻,如果在大运出现这种情况,则会绊住你七年左右的时间,在流年中出现这种情况,则会绊住你近八个月时间甚至一年的时间不能作为。
午在位正南方处《洛书》离卦之中,在午中丁火为主气,居左边,己土是寄生之气近未,所以在右边,午中丁火为炎烈之气,处在中天之中,但内藏一阴之己土,可以调节寒暖气息的流向,所以金生五月,只要干透己土或壬癸水,则寒气得到助长,即便支中全为午火也不言从炎上之格,它必要有卯、甲的配合方能成立其顺其气势之象,因为午火在《河图》震位东方,是先后天卦气的日丽中天之原理,午火又为灯烛之火,外阳而内阴,凶猛而具柔美之心,只要午火不助长生日干之气则其人和善可亲,而成桃花之象。如果它助长日干之气则为羊刃,杀戮四起、再遇土晦其光,而身代残疾。
在命局结构中,午火阳性,为极旺盛之火,其性好动而随和,在象为马,凡午年或午日出生的人,办事刚毅果断、有魄力,为人耿直大方,喜欢自由生活,独立奔放,不依赖他人,不怕失败,不服输,报复性强的特点。午又为“烽火台”遇事能迅速传递,并有提防之心,如午与辰配再遇木,为“马化龙驹”有武将之才,则能独挡一面工作。
午与子卯酉合称四败地,则主感情内敛丰富,隐藏而奔放,但它们的相遇则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午遇卯为“干材烈火”易寄情于桃花风流之中,午遇酉则为“金屋藏娇”是喜妾(养小蜜)之象,午遇子则为“和风细雨”虽有桃花之事,但不失理智,而能返归正道。午遇午则为自刑,是偏燥之象而阴阳失恒,子午卯酉全遇,则要分析其所成的主要气息方向才能确定优劣,不过均有人爱慕,结构略不好的或不能流通的,多会跟着他人走,有“不爱将山爱美人”之喻。
午遇寅戌相配则为三合火局,是气、固形态相交后的结果,其势炎上,其性质还是气态的存在形式,所以它最忌土晦其光,喜水、木、金而能达到通明之势,午与戌遇半合火,必要配木方能炎上有为,而成官贵之气。如配金则只能是富甲一方而异途出生。配土则不能成其气,而反成损伤或怀才不遇之象,这是两个气息成就方法,也就是前面讲的顺生与反生之法。
寅遇午则成绊,是木塞火之象,多半隐藏其形,做事反复,而不得其势。午遇未而为六合,则是相临引气之象,好比随朋友共同做事,各得其所。午遇丑为害(也叫穿),是癸伤丁,己晦光之病,必赖木解,不然易名声受损,心情忐忑不安,功劳归他人等应验。在论命中,最不好理解与论断的,就是寅午为绊,按通常理论寅午为半合火局,有助长火势之象,但在气息学中,则为绊住火神而为塞火之象,这是因为寅为固态的木,而午为气态的灯烛,用灯烛之火去点燃一株大树,自然是自毁其光了,所以命书才有“庚金劈甲引丁火”为配合的理论。在实务中也遇到过很多这样的命例,大家细心注意一定会有所感悟的。
午与寅戌相会为顺行的三合之气息方向,因为是由寅位长生之木去生助午火,然后体全而归息于库藏之中,是三方吊照的成形状态,在成形之时能否完整地形成一个整体的气息而笼罩全局,这就要视四柱的天干而定,如果天干透以火木,则为助长三合之气,乃为体全南离之象,论断则以旺火而定,如果天干透以金水,则三合之气受阻,为合而不聚,则为绊住支中之神,如以火为用神以喜神被绊,而会波折晦气、病灾、官非、不得志等,如果绊住忌神之类,则为事业亨通、提升、发财之象。
在三合以外,最让人不易分辩的是半合与拱局,如:寅午半合,多数时间在命中为寅木绊午,如果以午火为用神的命局,则事业反复不定,身体欠佳,怀才不遇等,因为灯烛之火是不能点燃一棵参天大树的。午戌相合,天干透水乃为火归库地不能作为,但又不会受伤,这是午火墓于戌的原理,只有在天干透火时方能“死灰复燃”。
在寅午与午戌相会之中,寅午相会为火气嫩,天干要火助,方有蓬勃生机,为喜为忌全由命局喜忌而定。午戌相会为火气老,天干要木气以助,方能制土而生辉,其余干神之盖头,均为绊、为战、为外实内虚、为外虚内实、为异气掺杂等定论。午与未相遇,则时而为土,时而为火,它有可变性,正如戊癸相合一样,时为火、时为水,这是中宫太极的作用力,大自然的特殊现象,重在天干的引助,透火木,乃未中乙木作用,能生火助势,透土乃未中己土作力,能晦光而成稼樯,气息状况不由午火而定,由未而决,因为午为生化之物,未为接气之墓,作用全在未之内外境况,其余干神透土,均为绊火之神,相合后的作用由命中喜忌而定。
子午相会为冲,是南北之气息相交之点,主气为“癸水伤丁”,好比“冬日晨雾”其光不能普照大地,天干透甲方能解之,
此为通关之力,甲木参天能破雾迎日,虽身披霜雾,但能傲然挺拔,左右于天地之间,在这种结构相遇之时,甲木的意象表现很为明显。午午相遇,在传统命理中定为自刑,此点得辩证而论,午午相遇为助长火势,如果命局结构土重,则为炎燥而无光之格,方为偏枯之象,相刑之势才能成立,作用于命主,则晦暗、官灾、病灾与伤残。如果遇木透的结构,命局也喜火神调候,则反为吉论,刑而有动,进产加官,吉不可言。
午丑相遇为害,在命局中气息结构为湿土晦光之势,亦存在喜忌之别,如果命局喜火,则为晦光之病,会出现目病、心血管、脑病与不得志等。如果命局偏燥之局,则晦火润局以喜而论之,所以在分析五行相遇之时,一定要视命局结构与喜忌,进行全方位的分析,方能定夺吉凶之事应,而非一见刑害就定为凶的谬论。

未土漫谈

未:为阴土,处十二支第八位,在人元用事内中藏有乙木、己土、丁火,由于为墓神,而它的内在气息比较复杂,它是以气态形式出现的,在命学五行中,它有着善变其形的性质,遇火则炎、遇金则脆、遇木则根固、遇水则相战,这是《河、洛》对待的原理,未、位于西南方《洛书》坤卦之中,在未中丁火为午火之余气,居左边,己土为本气居中,乙木为墓气居右,未中丁火为盛夏之余气,它得乙木之生,其性向上漂浮,所以以气态的形式作力于命局,己土是阳中之阴,是死不僵之气,在析命中最为玄妙,天干得木火之气,则气倾火土,方有脆金之忧,天干得金水则有阴气复生之象,全在引化墓气而决定其中藏之神的功用,非一见燥土就以脆金的片面定论,五行变化全在天象四时之气息变化,众与寡不能说明一切原理。
所以《滴天髓》才有云“阳干从气不从势,阴干从势不从气”之说,它在相遇的五行结构中有很大的可变性,是由气、固态气息的转化形式决定的,如果未以其中所藏己土得到天干金水之气的助长,那么它是以固态形式出现,则能左右于燥烈中,
孕养阴气,如果大运顺行西北之地,阴气得到培养,则能形成土生金生水的连环相生之势,气息通畅富贵之气立现。
如果逆行大运于东南方,它与气态形式出现,则脆金克水,阴气尽失,则阻于人事之中,有亡于膏石之险(膏石:为病药),这是内含的原理的两面性,由于未为木之库、火之余气,内中之物被本气土主宰,所以丁火与乙木均有随时被消亡的危险,它如顺行西方大运,金得地,而水透干,流年再遇金水,则火木之气就会死绝,反成灭火之忧,虽为命主调候之喜,但六亲受伤也是在所难免。
如果逆东南木火大运,流年再遇木火,则有消亡自己的危险,这是阴绝而纯阳之病,五行之气不能得到化生的结果,此时所说的纯阴、纯阳,非四柱全阴与全阳,而是变化中的阴阳气息转换关系,这才是真阴真阳也。
未在《河图》的坎位,位于正北方,有“天一生水”之喻,由于寒气中藏,所以在未月天干透水或顺行大运时,均称为“三伏生寒”,它是阴气深藏而能防燥之意,这说明未土的气息结构有可变性,是纯阳与纯阴的分界点,其内在容量是我们不能想象的,但它确实作用于命局之中,这在判断格局的从与不从中,有非常难以把握的难度,不过大家应该明白这点,凡遇五行气势倾于众或一方的命局,不要轻言从格,得观气息运行,并寻其归藏之处才能定论。
未为“花园”乃木之墓库,好比墙垣内的花草丛生,其形美艳,其景迷人。所以日主为未或年为未的人,有丰富的社会经验,精明能干,心地善良,温文尔雅,具创造性与忍耐性,与人和平相处,是外柔内刚型,如得运助最易成为富翁。
未遇卯亥三合木局,乃为繁花似锦之象,其气息是木于长生而禄旺,后归木库而成形的固态转换过程,天干不能有金的压服,不然曲直仁寿受损,则会绊住未中丁、己的作为,而成为祸患,它喜水之助长,木的帮扶,火之抒发,方为体全之象,
其顺利可知。
未遇丑为相冲,这是在辰戌丑未四墓相冲中对命主损伤最小的一组,丑冲未是丑助未中的寒气,让阴湿之气得到抒发,从而作用于命主,所以命书中定为“冲开财库”,为得官得印,财兴人发,当然我们不能一概定论,得视气息的运行原理而定其喜忌,若四柱无火的命局,则怕行金水之地,虽寒气得到培养,但日主寒气过盛而成另一忧虑,虽对命主本人影响不大,但反有克财之病,而损六亲与婚姻。如果命局金水旺相,则未反爱行丙丁之乡,此为未中印星发迹,其命主学养成就方显。未遇子为害或叫穿,是癸水伤丁之病,它可以培木之根,防燥之烈,喜忌全在命局的需要。
在析命中最容易遇见的就是六月生人,未土值权,虽是燥烈,但寒气中藏,则容易脱离未土脆金的范围,而进入三伏生寒的原理之中,所以《穷通宝鉴》把它区别为上下月之分,以阴阳气息的成熟原理,进行分别对待,来解读五行的结构与属性,方能合符气息的运行真机,不然其论断结果就会与现实相去甚远。我得传未月之气分得更细,以十天为界,从小署十天为阴气不长之时,最易从炎上之气,命局有金而被脆之,炎燥之气阻寒,而金水不能成形。
中间十天,则结构中和,命局有金透出运遇顺利西北,则金水气能接未中己土之寒,而化生曙阳之气,而成调候之功,只有在大运遇逆行火木之时,方有脆金灭水之险。生于后十天,则金水之气大长,顺行大运,寒气较深,对于命主本人,没有大的影响,而对于六亲与婚姻,则有碍。所以《穷通宝鉴》中,有配以丁火的运用方法,这就是调节于寒曙之中的五行的妙理
1
1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