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与宫位占星师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星座运势 > 占星学 > 占星师

世界首席占星师:苏珊米勒

时间:2019-02-13 12:31来源:未知 作者:点击:727

世界首席占星师:苏珊米勒世界首席占星师:苏珊米勒

苏珊米勒,美国著名的占星家,同时她又是畅销书作家、专栏作家、网络作家和实业家。1995年,她推出了自己的获奖网站——占星区网站(Astrology Zone)。由于该网站每月发布的星座综合运势预测非常准确,使苏珊米勒受到了来自全世界范围的赞誉。
个人事迹

苏珊·米勒出生时,左腿就有严重的天生缺陷。14岁时,病痛加重,她被送进了医院。她在医院住了11个月,接受了38次输血,两次大手术。医生告诉她,她的腿可以康复,但需要时间。
成为职业占星师之前,“神婆”在朋友圈中就有“神算米勒”的称号。
1988年的一天,米勒查看了好友杰基的星盘,注意到图表中的一个转折点。那时,杰基是华纳图书出版社的创意总监。米勒告诉她:“12月的最后两周将是你最幸运的时候,你会中一次大奖,去买张彩票试试运气吧!”杰基不以为然。此后,杰基一位同事的女儿为美国癌症病患慈善社团卖彩券募集善款,杰基和同事们都买了几张彩票。
跨年夜前夕——也就是米勒预测的“幸运时间段”,杰基来到米勒家,与她一起共度新年。这时,杰基家中的答录机收到慈善社团的留言:“恭喜,你获得了一等奖!奖品是保时捷汽车。”米勒也一夜成名,至少30名记者等在米勒家门外要求采访她。
在米勒眼里,占星最重要的功能,不是预测未来,而是为人指引解决问题的方法。“有时,人们常常因身陷某件事情而被蒙蔽了双眼,就像在大马路上认不出地上的一百美元一样。占星可以打开你的双眼,帮你找到脚下的机会。”米勒说。

人物评论

苏珊米勒是美国著名的占星家,同时她又是畅销书作家、专栏作家、网络作家和实业家。1995年,她推出了自己的获奖网站——占星区网站(Astrology Zone)。由于该网站每月发布的星座综合运势预测非常准确,使苏珊米勒受到了来自全世界范围的赞誉。她的网站每月的浏览人数达到600万以上,页面浏览量(PV)达到1700万。
苏珊米勒的作品被许多重要媒体争相转载,并且还被翻译成中文、土耳其语、西班牙语、日语等多种语言。苏珊已经在全球拥有数百万的读者。2014年她被聘请成为《纽约日报》每日星座专栏的作家。
苏珊·米勒从不透露自己的出生日期和星座,在她公开发布的照片中,服装可以变,造型却永远整齐划一:四十五度角站立,侧脸望着你笑。
在中国,苏珊米勒被网友亲切的称为“美国神婆”、“苏珊大妈”。她的作品也被星译社、豆瓣网等网站的网友翻译成中文,在华语论坛被大量转载。

人物故事

我是如何成为一个预言者
小时候,每当夜里睡不着,我都会爬到客厅去看是否有谁也像我一样。无一例外,我会发现妈妈蜷在沙发里阅读星相书籍,或者研究着星盘。在这样的凌晨时分,爸爸睡得正香,但是我的妈妈——两个孩子的母亲,正在全神贯注地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星相学并不是妈妈唯一的爱好,她和爸爸每天都会详读三份报纸,她也有很多朋友,同时还帮爸爸一起经营着一家特色杂货铺。但是妈妈仍深深地为星相学着迷,她会利用所有可能的机会去学习星相学。她用她那富有洞察力的思维去弄清为什么星相学总是那么灵验,她的学识也让她创造性地去预测命运。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星相学上,我那莫名其妙先天残疾的左腿都是妈妈最大的挑战。
妈妈不许我对任何人提起她的爱好和星相知识,她说这是我们的秘密,永远不能对外人说起。在那样的新时代里,大家都不相信星相学,她更不想听到新老朋友抨击她所喜欢的星相学。她始终这样说:“我所预知的周期始终都是好的,苏珊。我可以帮助你跟随宇宙的潮流,千万不要试图逆流而上。”
我还记得小时候在餐厅与妈妈一起共进午餐的情景。她总是带着围裙坐在我身边,非常乐于有我的陪伴。她最常跟我谈论的话题就是双子座。这使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有趣。我可以享受我的金枪鱼三明治,而她则会不时说起她的星相学。妈妈说,我可以一边咀嚼食物一边摇晃双腿,同时用我的大眼睛看着她讲星相。今天,她笑着告诉我:“以前总是我在对你讲,而你却很少发言。我一直以为你都没有在听我说话。但是我亲爱的苏西,现在我知道了,你从没有错过我说过的任何一个字。”
妈妈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喜欢上了星相学。起初,年长她5岁的姐姐(也就是我漂亮的阿姨)哈瑞特突然对星相学非常感兴趣,她希望能有一个人跟她一起讨论研究。因此,哈瑞特阿姨便试着把我的妈妈拉进了星相学的世界。妈妈本来对星相学并不信任,并且很排斥哈瑞特阿姨的建议。我觉得这对初学星相的人来说,是非常正常,也是非常健康的反应。谁生来就是“信徒”呢?后来,18岁的妈妈搬到了纽约,而哈瑞特阿姨则留在了北部,但是她们依旧在家里通过信函来学习星相学。这是她们两姐妹在分住两地之后,仍然可以一起做的事情。之后的两三年里,妈妈继续学习星相学,而且越学越精通,并开始全方位地研究这种古老艺术的奥秘。星相学的错综复杂让她深深地着迷,丰富的内容从来不会让聪慧的她觉得厌烦。而且妈妈会和我的阿姨在书信里讨论一些关于星体的难题。这让她感到很快乐。
在妈妈35岁的时候,哈瑞特阿姨因卵巢癌而日渐憔悴,生命之花在漫长的痛苦折磨里日渐枯萎,最终在她45岁的时候离开了我们(那时,我刚刚5岁)。这让妈妈的生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毁灭性打击。在遗嘱中,妈妈发现哈瑞特阿姨将自己所有的星相书籍都当做特别的礼物送给了她。当妈妈收到这些书的时候,她在里面发现一封哈瑞特阿姨写的信。从信上看,哈瑞特阿姨很了解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埃里卡,你在星相学方面一定会大有发展的,而我则不能如己所愿在此方面有所作为了。你的数学天赋和符号处理能力都能助你在这方面有所收获。所以,千万别放弃。”从此,妈妈就认定自己是这些书籍的主人。也是从那时开始,她更加专注于星相学。一方面,她的确对其充满好奇;更重要的是,她觉得只有通过这种办法,才能更加靠近姐姐。
我与星相学结缘也是很偶然的,当然这与我先天的缺陷也有渊源。我患上了一种非常令人无奈的疾病,现代医学竟然不能解释为什么我的左腿会莫名其妙地剧痛。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突然发作,像往我的膝盖里灌注了浓糖浆一样,令我痛苦不堪。这种病每年都会复发两次,我需要卧床6-7周后才能好转。医生们对此大惑不解,在没有任何有力数据的支持下,他们建议我尝试所有的治疗方式,包括放射治疗,但是都被我们拒绝了。发病时,我的腿极度脆弱,即使轻轻碰触都会疼痛难忍。我当时还只是个小孩子,可我甚至哀求妈妈:“让我去了吧!”不过,在每次发病后,只要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躺上几周,身体就会神奇地不治而愈。
我非常不满医生不负责任的诊治,从此之后我便不再愿意去看医生了。妈妈的直觉是非常敏锐的,她知道我一定是在某方面出了问题。从此她便成为我的保护神。她安慰我说: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知道我究竟怎么了,并且会帮助我脱离痛苦。她甚至预测到我健康状态的变化。在我14岁的时候,我上升星座的守护星——水星将正式进入我的生命轨迹当中。她猜测我的顽疾也会因此而痊愈,所以并不急于为我做不必要的手术。很显然,妈妈坚信,我所受的折磨会有完满的结局。爸爸对此也是支持的,不过不管星盘上如何说明,他仍然要求我去看新的医生。
结果证明,妈妈在我康复时间上的预测非常精准。在我出生第13年10个月3周零2天的时候,我遭受了有生以来最痛苦的一次病痛折磨。我又一次卧床不起,我坚强地忍耐着,等待着两个月之后的痊愈,然后再无痛苦。这次发病与以往有些不同,疼痛更加严重,肿胀也最为厉害。可是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想做手术。我们试着去看了一位医生,他给我做了牵引,然而却使我越发痛苦。爸爸为我遭受痛苦而异常担心,他带着我离开医院,然后喃喃说道:“我们得换一家医院。”我很不高兴,央求在家庆祝自己的生日,并且在床上吹灭所有的蜡烛。
我已经14岁了,到了妈妈预测的我该结束身体痛苦的年纪。两周以后,我同意接受一位新的知名医生的手术,他是一家非常棒的医院的主治医师,为我解决了痛苦。时至今日他仍是我的医生。
那一直都弄不清楚的病因,原来是因为我有反复性的内部出血,这种先天疾病甚至可以置人于死地。从我一出生开始,左腿从臀部到膝盖的静脉就是畸形的,而且薄如蝉翼。那条静脉可能会突然破碎,医生几乎不能做任何补救处置,所以对任何一位医生来说,为我做手术都是一个噩梦般的过程。直到现在,这种病都是极为罕见的,医生告诉我,医疗史上只有47例。我是极少数幸存者当中的一个,这是因为我患病的位置较低。如果畸形经脉靠近我的头或是心脏的话,那么我很可能就在某次病发时一命呜呼了。医生还告诉我们,等到这时才进行手术是正确的,因为他推测这条有问题的静脉是伴随着我的生长期的,它不会随着我的成长而再次产生。现在我的成长期已经接近尾声(14岁)了,所以我几乎不会再复发内出血的毛病。尽管如此,医生还是在以后的9年里为我定期检查,直到确定我今后真的不会再复发。
在我14岁的时候,我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了11个月的时间,医生将我的静脉、动脉、肌肉和骨骼都进行了一番治疗,甚至还为我进行皮肤移植,使它们从此改头换面。在这项复杂的手术当中,我的一条神经被切断,所以又要对其进行治疗,使之重新“工作”,这个过程用了3年。这样一来,我不可能去高中读书,但是我没有因此耽误学业。我在医院和家里学习,并参加了美国大学入学考试。在16岁的时候,顺利从高中毕业并进入纽约大学学习,最后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经济学的学士学位。自学让我学会了自律,那些年里妈妈对我说:“苏珊,你要习惯没有朋友的生活。可以理解他们会厌烦你病恹恹的状态,所以宝贝,就让书籍成为你的朋友吧。有朝一日你的病好了,朋友自然也就来了。”妈妈的话永远都是对的。
在恢复期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确定我可以重新走路。而且由于一条神经被切断,我左腿的下半部分没有任何知觉,自然也就不能行动。尽管我的主治医生从没有动摇过他最初的判断,但是医院里的其他住院医生私下里告诉我,不要对此抱有太大的希望。
那时我急于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我需要在短时间里找到一种精神依靠。就在这时,星相学进入了我的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见妈妈在看一本星座杂志,后来我便给这家杂志社的编辑写了信,问他能否从我的星盘上看出我会不会再次走路。(我本来可以问妈妈的,但是我认为如果星相显示我不能完全康复,她是不会对我说出实情的。)在信里我写上自己的出生日期、地点和详细时间,以及在过去午餐“谈话”中听来的关于星盘所需要的一切信息。我能知道自己详细的出生时间,还多亏了妈妈的反复唠叨。令我兴奋的是,我的求助信居然刊登了!妈妈非常迷惑我会给这家杂志社写信,她坐在我的身边大声地读着我想要的答案。在冗长的分析之后,星相编辑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认为我可以完全康复并重新走路!
那时我的身体还极其虚弱,需要依靠支撑和拐杖才能到处移动。尽管还有些小怀疑,不过我还是因为这样的答案而信心十足,这对我来说绝对是莫大的鼓励。我当时便决定,要了解更多的星相知识,弄清楚那位编辑到底从我的星盘里看到了什么——我要自己研究星盘。虽然还不能走路,但是我绝对有时间、有能力阅读和学习。
这时,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障碍:妈妈居然不希望我学习星相学。她说星相学需要的是虔诚、忠贞的学习者,可是我太年轻了,谁都不能保证我能做到这一点。她总说:“略知皮毛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她觉得新手都容易骄傲自大,以为自己掌握了远远超出实际很多的知识。她警告我说:“苏珊,如果你没有下苦功夫学习12年以上的决心,那么就不要开始这件事。”众所周知,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说不要做什么的时候,她往往就偏要去做这件事。
那段日子,因为要经常输血,所以我长期卧床,虚弱的身体加之肿得老高的臀部让我几乎都不能坐着。在我家,电视放在客厅,电话则在父母的卧室和厨房,所以我过着没有电视和电话的生活。不过这也不错,我不会被打扰了。妈妈去图书馆借来我需要的专业书籍。尽管如此,我还是想看妈妈的星相书。在彻底康复出院的那个夏天,我11岁的妹妹珍妮特暗中将妈妈的书放到了我的房间。我们偷偷地把这些书藏在了床罩下面。在做完作业之后,我会如饥似渴地学习星相学。我没有告诉妈妈这件事,并且这个秘密一直保守了好多年。事实上,直到20年后,我才透露了这个秘密。当时,我要妈妈写信推荐我进入她所在的星相研究会,她回应说:“你还没有准备好呢!”于是,我只好告诉她,我正在为一本杂志写这方面的专栏,以及我已经研究星相好长时间了。后来在她写推荐信之前,她把我所有的文章都拿回家,然后亲自将我写的好几个月的内容重新绘制了星盘。她要知道,我告诉读者的信息究竟是不是正确的。我庆幸自己能有这样一位严厉的良师,也幸运地通过了她的测试。
不过,我还没有成为专业的星相家。在我的两个女儿还是小宝宝的时候,我的职业是一名商业摄影代理人,业余为两家杂志撰写专栏。作为商业摄影代理人,我在美国和伦敦都很有名。尽管左脚的骨骼受了些损耗(受损神经使左腿有些轻微的后遗症),但我仍然觉得生活是那么美好。只是,如果走路的时间稍长一些,还是会感受到那种难以言表的痛。无论如何,我坚持下来了。1992年,我的腿又出事了,这着实吓到我了。那是在一个日食的日子,很意外地,我第三次弄伤了腿骨。这次的病情比以往都要严重。我被急救的那个夜晚一共输了17次血。我想,在此刻发病,一定是上天在提醒我生命的脆弱。还好那位医生救了我,不过我们都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我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手术了。如今,我的大腿骨里已经植入钢衬,身体也完全康复了。
几年之后,在做相片经纪之余,我还联系到了华纳图书公司,表示我愿意在适当的情况下偶尔做一些绘制星图的工作。因为我的星相预测准确性很高,所以名气越来越大。妈妈坚持认为,在我读那些单独的星盘之前,要详细学习12年的星相学,这样才能获得成功和别人的尊重。毫不奇怪,我朝着正确的方向继续深造。随后,我便转过头来继续写星相方面的文章,杂志专栏的工作也越做越得心应手。1995年12月,华纳图书给了我一次做自己星相网站编辑的机会,也因此,“星相地带”随之诞生。几个月后,我的第一本书《日常星相学》出版了。我也踏上了自己事业的新征程。我腿上的灾难竟让我意外地在其他方面交了好运,真是应了那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因此变得虔诚、平静、稳重。像其他所有经历过磨难的人一样,能够深深地体会到别人遭受痛苦时的感受。
我想起一件小意外,这件小意外令我从此改变了对困难的看法。直到现在,这件事都历历在目。9岁那年,爸爸把我、妈妈和妹妹安顿在北部乡下的奶奶家避暑。我和妹妹一起住在那个可爱的小阁楼里。可是在我们到达奶奶家的一两天之后,我的腿疾又复发了。我知道这个夏天余下的日子里就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那天早晨,妈妈和躺在床上的我一起换床单——我们常常在我卧床不起时这样做。我无法从床的一边移动到另一边,甚至连一寸都不行,因为那种疼痛真的让人难以忍受。妈妈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慢慢地将床单铺到我的身下,并撤下旧床单,这样我才能享受到凉爽、舒适的新床单和枕套。当时我想透过打开的窗子,去看外面那一片青翠的橡树和树枝上那只蓝鸟,妈妈把另外一个套着枕套的枕头支撑在我背后。这美丽的夏日景色突然跃入阁楼的小床前,我被这样的美景夺去了呼吸,我脱口而出:“哦,这只腿啊!真希望我没有这个老毛病!如果别人得这个病该多好。”我猜,一个9岁的孩童是很容易说出这样的话的。但是由我说出这些,还是有些不同寻常。妈妈整理着枕头,有些惊讶地看着我:“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我又重复了一遍我的抱怨。她走过来坐到床边,温柔地对我说:“这个世界是存在因果的。你怎么就知道你所遭受的就是最痛苦的呢?你如今遭受的这些,必定都有着某种原因。不要说你不想接受——如果你必须经历,那么就要勇敢地面对。我们不知道命运究竟会怎样,也不知道神的意愿,苏珊,我们不该胡乱猜想宇宙中的这些事情。等时候到了,原因也自然就知道了。”
她的话深深地拨动了我的心弦;从起初的震惊到后来的平静。让我领悟到,痛苦有时也是一种财富。她也让我想去了解所有的自己,我想知道我的人生角色是怎样的,而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样的任务等着我去完成。
在以后的很多年里,身体上的病痛一直跟随着我,但是妈妈的话却时刻烙在我的心上。直到现在,我才渐渐地明白她的意思。她在告诉我,一个人在自己经历过痛苦之后才能去体会别人的痛苦。这对当时只有9岁的我来说还太过深奥,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收获了这笔人生的财富。人生总要经历一些磨难,直到多年后,我们才能明白那段痛苦的岁月要如何度过。
妈妈那深厚的哲学思想和坚强乐观的性格也深深地影响着我的世界观和思维方式,当然她还在占卜预测方面引领着我。她教会我要直面命运的挑战,并时刻保持乐观。同时,我爸爸也是一个很积极的人。是他让我想要去探索生命的各个方面。他还告诉我,凡事都不是永恒的,但人始终要有颗虔诚善良的心。父母所教给我的并不单单是如何做一个快乐的人,而是要我在看到事物表象的同时,还要看到更深层次的内涵,并试着去了解它为什么是这样存在的。生命前期的艰难和后来许多的挑战成就了现在的我,也把我铸就成一位星相家。我明白表面上的“坏”并不是真正的不好,它同样具有存在的价值。就像妈妈说的:“苏珊,如果生活太安逸,我们反倒不能从中学到什么了。适时的困难会让我们去面对真实的自己,也让我们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我们永远都有机会去从各个角度来雕琢自己的个性,这种雕琢从来没有迟到之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站为你推荐的文章:
星座测试
阳历生日
情侣速配
性格解读